侠客岛解局:今天的一本重磅白皮书

凯时kb88国际

2021-07-10

国务院办公室发表《中国新型政党制度》白皮书。 图源:央视一“民主党派为什么要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呢?”这是今天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,中评社记者提的一个问题。

发布会的主题是介绍一本重磅白皮书:《中国新型政党制度》。 类似的白皮书2007年发过,当时名字是《中国的政党制度》。

时隔14年、又值中共百年华诞,书名中“新型”二字颇有深意。 中国新型政党制度,是对我们更熟悉的一个政治名词——“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”的全新概括。 这个制度是中国独家原创,有独特的历史和现实背景。 首先,谁是这个制度的主体?白皮书开篇讲,“中国新型政党制度中包括中国共产党和8个民主党派,以及无党派人士”。

中共、民主党派、无党派人士,三大类。 中国共产党,2019年底党员总数万名,世界第一大党。 8个民主党派,白皮书有详细介绍。

它们都成立于1920-1940年代,最早的是致公党,1925年由华侨社团美洲洪门致公总堂在美国发起;最晚的是民革,1948年1月成立。 目前,8个民主党派加起来,成员超过130万人。

无党派人士,主体是知识分子,是“没有参加任何政党、有参政议政愿望和能力、对社会有积极贡献和一定影响的人士”的统称。

著名的无党派人士,有郭沫若、李鼎铭、巴金、袁隆平等。

熟悉中国近代史的岛友知道,这些民主党派是在反帝爱国、争取民主、反对独裁专制斗争的历史浪潮中与中国共产党走到一起的,标志性事件是1949年9月筹建新中国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。 这就可以谈到上述香港记者的提问了:“民主党派是新型政党制度的组成部分,但他们为什么要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?”人民大会堂(图源:新华网)二中央统战部副部长许又声对此问题作出了正面回答。

两个层面:现实需要、历史选择。

所谓现实需要,即中国是一个幅员辽阔、民族众多、拥有14亿人口的大国,如果没有一个总揽全局、协调各方的领导核心,结果必然是分崩离析、一盘散沙,什么事也干不成。

100年来,中共团结各民主党派,带领全国各族人民持续奋斗,实现了中华民族从站起来、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历史性飞跃,赢得了包括各民主党派在内的全国各族人民衷心拥护和爱戴。

“这个领导地位不是‘自封’的,是历史的选择、人民的选择,也是各民主党派的选择。

”许又声引用了民建原主席成思危的一段话:中国的政党制度就像是唱“大合唱”,总要有一个指挥。 从历史和现实看,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胜任。 说句题外话。

海外有些人很害怕中国共产党“统战”的说法。 但其实有什么可怕的呢?古人早就说“得道多助失道寡助”,所谓统战,就是把“多助”搞得再多一点,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,为共同目标结成统一战线,共同奋斗。

大前提是有共识,剩下的就是相对的小分歧,可以商量、协商,政治运行的逻辑就是求同存异。 许又声说,中国新型政党制度的基本特征是共产党领导、多党派合作,共产党执政、多党派参政,“在中国,应该说没有反对党,也没有在野党”。 在这一政党制度中,执政党和参政党同心同德,风雨同舟,实行“长期共存、互相监督、肝胆相照、荣辱与共”的基本方针。 有人又问了:没有反对党、没有在野党,那能叫现代政党制度吗?这个问题可以用实践回答。 2021年3月4日,全国政协十三届四次会议在京开幕。

图源:新华社三我们常听一个词,“共商国是”。

大家的事要大家商量着办,这就是民主的朴素真谛。

实际运作中,国是,是由中国共产党和民主党派、无党派人士共同协商的。 协商什么事情呢?白皮书写道,包括中共全国和各级党代会、中央和各地重要文件的制定、修改;包括宪法、重要法律、重要地方性法规的制定、修改建议;包括人大常委会、政府、政协领导班子,以及监察和司法机关首长的建议人选;以及统战和多党合作的重大问题。

这些年,如果大家留意新闻能经常看到,像五年规划纲要、党代会的重要文献、政府工作报告、经济社会重大专项任务这些大事,党和国家领导人都会专门召开座谈会,邀请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参加讨论。 还有很多制度化的协商方式,例如每年召开的政协会议,以及约谈协商、书面协商等等。 说到底,就是为了团结动员更广泛的力量,使决策更科学、国家治理更有效并能及时发现和解决问题。

以脱贫攻坚为例,2016年起,各民主党派共有万余人次参与脱贫攻坚民主监督工作,向对口省区各级中共党委和政府提出意见建议2400余条,向中共中央、国务院报送各类报告80余份;而在全国一心的抗击新冠疫情中,共有6万多名民主党派、无党派人士医务工作者奋战在抗疫一线,并向中共中央、国务院提交意见建议超过4000件,很多都转化为具体决策。 以所处的岗位讲,2018年全国政协换届时,党外代表人士担任政协委员的有1299人,占比超60%,占全国政协常委总数65%;全国各级政协组织中,有41万余名党外代表人士担任政协委员;民主党派成员和无党派人士共有万余人担任各级人大代表,还有大量担任政府、司法、检察机关领导职务,以及万余名党外人士担任地市级以上有关部门特约人员,对行政、监察、审判、检察机关进行监督。 可以看出,“长期共存、互相监督、肝胆相照、荣辱与共”不是空话,中国的新型政党制度发挥了实效,运行得很好。

2021年3月4日,全国政协十三届四次会议在京开幕。 图源:新华社四成功的实践会给人更多自信。 新型政党制度的提法,充分体现了中国共产党的“四个自信”。

白皮书自信地说,这是中共、中国人民、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的伟大政治创造,是中国为人类政治文明作出的重大贡献。 2018年,习近平曾深刻指出,中国的新型政党制度“新”在哪里?一是能够真实、广泛、持久代表和实现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、全国各族各界根本利益,有效避免了旧式政党制度代表少数人、少数利益集团的弊端;二是把各个政党和无党派人士紧密团结起来、为着共同目标而奋斗,有效避免了一党缺乏监督或者多党轮流坐庄、恶性竞争的弊端;三是通过制度化、程序化、规范化的安排,集中各种意见和建议、推动决策科学化民主化,有效避免了旧式政党制度囿于党派利益、阶级利益、区域和集团利益决策施政导致社会撕裂的弊端。

白皮书也指出,中国新型政党制度“避免了旧式政党制度施政时固执己见、排斥异己、导致社会撕裂的弊端”,“克服决策中情况不明、自以为是的弊端”,“有效避免否决政治、议而不决、决而不行,保持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”等。 这是非常明确凝炼的概括。 我们见过太多的“拉布”“为反对而反对”,也见过被利益集团绑架、议而不决、为选票而短视的操弄——这样的例子,放眼全球俯拾皆是。 人类社会的政治理想是追求“良治”“善治”。 什么才是良治?能实现国家发展、民族振兴、社会进步、人民幸福的政治就是良治。

在此意义上,中国的新型政党制度实践无疑是符合中国实际的一条探索道路。 对此,我们有充分自信。

文/公子无忌编辑/云歌、山形秋来源/“侠客岛”微信公众号责编:张婧妍、胡敏。